21种进口重大疾病药物 18种价格比美国低

“In China,for China”一直是跨国公司挂在嘴边的“口头禅”。那么,跨国药企近年来在华究竟在以怎样的步调践行其社会责任?

南都记者拟从2016年以来的国家药价谈判结果,结合药价境内外差异,药企在研发与患教、公益行动、员工关爱等方面的投入,以及是否在华有违法违规行为等,对在华的美国辉瑞、瑞士罗氏、瑞士诺华、法国赛诺菲、西安杨森、勃林格殷格翰、美国礼来、英国葛兰素史克、德国默克、美国百时美施贵宝、美国百特、德国拜耳、丹麦诺和诺德、日本武田、美国默沙东、法国赛诺菲等近20家主流跨国药企展开测评。

A 参与药价谈判:诺华最积极

2016年6月,原国家卫计委公布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,有2家跨国药企的专利药完成“降价”,这两家药企全部来自英国,并为跨国药企积极配合国家药价谈判,带了个好头。这两家企业分别是葛兰素史克、阿斯利康,对应入围品种降价分别超过60%和50%。

这期间,原本被指参与谈判的瑞士罗氏制药和美国新基制药未入围最终名单。作为全球最大的药企之一,美国辉瑞制药当时的中国公司负责人还公开放言:“对于辉瑞中国来讲,如果有降价空间,一定会降,但是不希望在医药产业打价格战,最重要的是要体现价值。”

2017年7月,第二批国家药价谈判结果出炉,22个跨国药企的品种入围,第一批未入围的瑞士罗氏制药以4个品种入围,跻身最积极参与谈判的跨国药企榜第一位;紧随其后的是英国药企阿斯利康,德国拜耳分别有3个品种入围,并列第二位;而并列第三则为英国葛兰素史克、瑞士诺华和西安杨森(中美合资),这三家药企分别有2个品种入围,除此之外,丹麦诺和诺德、日本大冢制药、美国默沙东、美国新基制药、法国赛诺菲、英国Hamol Limited各有1个入围。

到了2018年,也就是最新一批国家药价谈判品种,前两次都对谈判不甚积极的美国辉瑞,终于开始“醒悟”,以3个品种的数量,位居本轮谈判积极性第二位,而瑞士诺华则以5个品种入围拿下第一。德国拜耳、德国勃林格殷格翰、英国阿斯利康、德国默克、瑞士罗氏、西安杨森(中美合资)、日本武田、正大天晴(中泰合资)、美国新基各有1个品种入围。

综合上述三次谈判,瑞士诺华、英国阿斯利康和瑞士罗氏制药、德国拜耳分别以7个品种、5个品种和4个品种,入围冠亚季军。

B 药价对比:中国定价已普遍低于美国

着重解决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是今年医改下半年的重点任务,而药价是社会各界最为敏感的一个话题,对于跨国药企而言,他们在中国的药品定价是怎样的?与美国对比又是如何?而部分药品与中国香港相比又是怎样?

对此,南都记者梳理了13家跨国公司21种药品在华的价格(各省招标或有浮动),并与美国F am ilyWize的药品比价数据库(主要选取纽约地区的药店)以及中国香港部分有资料公开的药物零售价(忽略浮动因素)进行相关对比(汇率按10月18日计算)。

在数据梳理过程中,南都记者了解到,若单纯以药物定价来看(暂不考虑居民人均收入、未计入医保及商业保险),与美国方面对比,18种药物我国定价低于美国,而从与有零售价标注的中国香港地区对比,12种药物我国定价低于香港(具体对比看图),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例外,如罗氏生产的贝伐珠单抗,美国罗氏制药的贝伐珠单抗,其在美国价格约合1430 .38元,又如默沙东生产的9价宫颈癌疫苗,香港与内地的价格几乎持平。

那么,为何美国药物定价会高于中国?据南都记者了解,美国除了部分特定群体有政府运营的医疗保险外,没有统一的国家医疗系统去跟各种制药企业议价,取而代之的是由商业保险公司与各种药厂来协商药价,分散了议价的能力,另外同一种药物可以有市场价、医院加成、医生加成和药房加成等,因此药物定价也相对高昂且有一定浮动。

与之相对的,我国由于有相对应的药品价格管理部门和制度等,对药品价格进行干预与管控,因此在药物定价方面相对较低。

当然,如果以自付比例而言,在图表中部分药物为参与国家药价谈判后纳入乙类医保目录,以辉瑞的伊那西普为例,以乙类医保报销70%至80%计算,居民自付价格为476 .8元至715 .4元;美国方面则是按照居民购买的保险种类,按照各个保险公司报销的处方药名单进行报销;而中国香港方面,除香港本地居民享有政府的公立医疗报销外,内地居民购买相关药物则是全部自费。

对于跨国药企而言,公益援助项目是跨国药企履行社会责任的主要体现,那么跨国药企在中国公益援助方面的情况如何?而跨国药企在保障药物供应、履行社会责任之余,在中国的不合规经营情况也是必须要注意和审视的问题。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马嘉悦
专题 更多>>
评论 更多>>
独家编译 更多>>